慕容疏影

写自己喜欢的文字,有灵感就会很开心。(*填坑这种事就等短篇完结了再说吧……)

我编的,5000+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手工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视角,自述。

顾辞

2017年十二月初十,夜。
路灯下坐着一个人,他背靠灯柱,两条腿很随意的摆在地上,仿佛不是他的一样。
“喂,你爱过一个人吗?那是一种轰轰烈烈的感情,不是天崩地裂,但让人飞蛾扑火的决绝。”顾辞深深吸了一口指尖的烟,被呛得咳嗽连连,猩红的火星在夜色中格外的刺眼。“我那样爱过一个人。”他把即将烧到手指的烟蒂扔到地上,捻灭。寂静的街道里,他楞楞的盯着变形的烟蒂:“喂,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?”

月光落在他脸上,青色的胡茬让他显得格外颓废。“七年前,我进入仁华医院,做一名实习生,那个时候,我遇见了她,陆葭。她和我一样,也是同届的实习生。”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多美的名字啊。她有能力,有热情,有道德,本人和她的名字一样,年轻,漂亮。当时大家都喜欢她,可只有我,追到了她。”

“实习期满,我和她都留在了仁华,同期三十个实习生,只留下了五个。很多人都羡慕我,我哥们跟我开玩笑,说,你小子这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啊。”顾辞摸了摸上衣口袋,翻到一支皱巴巴的烟,点着,轻轻的吸了一口。“那个时候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“五年前,这里。”顾辞踩踩脚下的地面。“发生了地震,震源前,强度高,死伤惨重。医院里人手紧急调动,十几个男医生和五个女医生被派往灾区,成立了五个医疗救援队,我和她都在其中。”

“你见过灾区吗?”顾辞问,手上的烟兀自燃烧着,并不作答。“我觉得不是电视上说的哀鸿遍野人间炼狱。那是人心的考核和意念的熔炉。”

“我们忙着对安置区消毒,轮流上前线抢救,生死的压力的超高的工作强度,现在想想,都觉得是从身到心的疲惫,那么难以忍受。”顾辞揉揉手臂,仿佛还能感觉到力量透支的酸软。“我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抽烟的,陆葭说,我这样会污染灾区环境,消磨斗志,更会给她分心。于是我藏起来,在没人的角落里,抽支烟,灾区时间就是生命,我只能争分夺秒的借着尼古丁,刺激自己透支的大脑和神经,再投入新一轮的战斗。”

“很多时候,一支烟抽不完,又不能随地扔。往手里一纂,揉灭了,装起来,下次接着抽。”顾辞摊开另一只手,手心里有着浅浅的疤痕,“这是有一次不小心被烫的,灾区的药品贵如黄金,我没舍得用,不过也幸好,它自己好了,没出什么岔子。”

“可是因为这个,我和陆葭第一次,吵架了,或者说,冷战。她更拼命的投入灾区的工作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去。我尝试着去分担她的工作,但她对我避之不及,我也只好作罢。”

“那天啊,那天我和她,还有另外四个人,到前线抢救,黄金72小时后,再寻到的每一个生命,都难如登天,都是奇迹。我们真的找到了一个奇迹。一个孩子,13岁的女孩子,我记得,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。”

“我们在尝试着把女孩救出来的时候,余震发生了。一根房梁混着屋顶的泥土掉下来,直冲着女孩的方向。陆葭离她最近,她扑上去,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。”烟已经逐渐燃至指间。顾辞把燃尽的烟蒂放到前一个旁边,并排摆好。

“我们挖了整整六个小时,用铁锹,用锄头,用手,最后把她们救出来的时候,我的三双手套都已经磨穿了。”

“同事们把陆葭送回了医院,休息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给在外地的朋友打了个电话,请他一周后回来时,务必帮我带一样东西。”

“其实他们都不知道,磨破的不只是手套,还有我的手,我谁都没说,疼到受不了的时候,就找个角落,抽了根烟。麻痹了痛感,继续我的工作。”

“救援工作结束后回到医院,连续的高强度工作让我的大脑紧张成一种惯性,突然回到医院这个相对安和的地方,扑面的宁静像一把钝刀,在我脑海里翻搅。混沌,头疼欲裂。我只想找张床睡一觉。”

“我们去主任办公室汇报了工作,一出办公室就看到陆葭笑意嫣然站在墙边,她说‘欢迎回来啊,我的英雄’”

“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?”顾辞拾起两枚烟头,托在掌心。“我很心疼,我很骄傲。”

“她让我回家休息,我应承了,却没做到。我到车库开了车,计划着先去找朋友拿东西,然后回家睡觉。”

“可是我没想到,从医学生到医生,我训斥过,嘲笑过那么多人,不爱惜自己的生命,但我自己也没做到。”

“我没看到那个过路的行人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只来得及猛抡方向盘,砰地一声,腿上一阵剧痛,撞到了什么,我已经不知道了。”

“我醒来是两天后,眼前是医院的天花板,身边是我憔悴的爸妈。死里逃生,我这么想。”顾辞摸摸自己的两条腿。“我努力的回想了事情前后,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。顺着手指尖摸下去,什么都没了。”

“后来啊,我装了假肢,申请调到另外一座城市的一家残疾人看护中心做医生,父母被我姐姐接到了国外。我向陆葭提了分手,给朋友打了电话,请他把我托他买的东西,在12年的十二月初十寄给了陆葭。”

顾辞盯着手心两枚烟头,一枚被踩得变了形,另一枚还完好:“你看,我们都受伤了,你还有同伴,而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“后来我拉黑了陆葭的所有联系方式,彻底退出了她的生活。可是啊,七年了,我依然爱她。总有人不时的提起她的近况,她听起来过得不错,我觉得,挺好的。”顾辞从兜里翻出一张纸,包了两个烟头,像珍宝一样,整整齐齐的收进了外套的左内兜,最贴近心脏的地方。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来这里吗?这里是她最喜欢的城市,她说,这里山水皆有情义,最像我们,爱的忠贞不渝。也许私心里,我还是想,再见到她吧。”

“走吧,回家了。”

陆葭

2012年十二月初十,夜。
陆葭收到了一个快递。分量很轻,压在掌心却莫名沉重。“你知道,你身上背负着一个怎样的故事吗?”陆葭摩挲着掌心的物事,那是一对打磨的极为精致的银制戒指。她轻轻的说,“我讲给你听啊。”

“顾辞喜欢我,仁华上上下下,但凡八卦的,就没有不知道的。我也喜欢他,也许是因为那个提及就沁满墨香的名字,也许是他清俊的长相,也许是他出挑的能力,又也许是因为他也喜欢我,总之,当顾辞满脸通红的邀请我共进晚餐时,我很开心的就答应了。”

“你别看顾辞工作起来一副精明的样子,其实他挺呆的,这一点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。那天晚上他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,看着那堪称经典的烛光晚餐布局的餐桌,我的笑容根本控制不住。”

“餐桌上,我端起一杯果汁,笑意盈盈的问他:‘顾辞先生,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?’顾辞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,他说:‘愿意!以后你就是我男朋友。”’陆葭抬头,灯光下她的眼角有些湿润。她转了转手心的戒指,“你看他是不是个呆子?我才不要做他的男朋友呢。”

“我们相处的很愉快,了解也越来越多,我知道他有一个亲姐姐,有一双疼爱他的父母,我挺羡慕的,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,我爸爸走得早。他安慰我说,以后他的爸妈就是我的爸妈,会像疼亲闺女一样疼我。还答应我过段时间不忙了,陪我回家看我妈妈。我说我喜欢另外一座城市的风景,他就在那座城市买了一间房子,不大,可是住我们,足够了。你看,他多宠着我。那时候我们多好啊。”

“年前地震,我和他一起去了灾区,看着他抽烟,我既心疼又生气,他怎么能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纵然压力大,还有我陪他一起!”

“我和他冷战,逼着他戒烟。可他背着我,偷偷的抽。那时候我就在想啊,他是不是不爱我了,不然为什么我的话他不听呢?”

“房梁塌下来的时候,我扑上去护住了那个女孩,她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,但我可以替她。”

“被掩埋的时候。很多人都在叫我,我看不到,可我知道,最悲伤的那声‘陆葭’是他在叫我。有人多人在挖掘我们头顶的泥土杂物,可我知道,最悲怆的是他的动作,一下一下,都嵌在我心上。”

“救援持续了很久,我已经不知道时间了,我一直想,只要我能活着出去,我一定,一定嫁给他。”

“我被送到医院,一边休养一边等他回来,听说他又去了前线和战士同事们救人,听说他把手头仅有的两瓶矿泉水送给了一对母女,还听说他一直带着手套,别人问他他都说,可以随时加入到这生命的战场,我担心他,心疼他,也为他骄傲。”

陆葭把那枚女士戒指套到无名指上,金属的微光点亮了她眼里的光芒。“那天我刚巡查完病房,就听说他回来了,在主任办公室汇报工作。那么多天的提心吊胆,终于归于安定,我在门口一直等他,等到他出来,第一时间拥抱他。”

“我想亲口对他说:‘欢迎回来啊,我的英雄!’我想吻他,我想带他去好好的吃一顿安心的饭。可我看到他的时候……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憔悴的他,眼皮下的浓重青影,下巴上凌乱的胡茬,我告诉他,欢迎回来,我的英雄,快回家休息吧。”

“你知道吗?我爱你,恨你,喜欢你,厌恶你。”陆葭抚上掌心剩余的男士戒指。“如果不是你,也许他不会出事,可你,是他爱我的证明。”

“我已经打算下班回家了,门口突然进来一架手推床,我看不到那些匆忙跑动的同事们,我只看到床上那人的衣服熟悉的扎眼。老师带我上了手术台,为他做手术。我从来没有那样憎恨过自己,无能,愚笨,为了留住他的生命,我们不得不舍弃了他的腿。在他昏迷的时间里,我联系了他的父母,电话里,我说我是他的女朋友。”

“我去趟洗手间的功夫,他醒了,等我再想回去病房的时候,他的妈妈拦住了我。说,姑娘,阿辞不让你进去了,他说,你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“之后的时间里,他谁都见,唯独不见我。我找到阿姨,求她,让她帮我劝劝顾辞。阿姨只是掰开了我的手,说,姑娘,阿辞说的对,你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陆葭的眼泪突然滑落,她伸手去擦,素白的银环上沾了一层水珠:“我以为我懂他的意思。我不怕他拖累,他不是我的拖累。可我还没来得及见到他。老师告诉我,顾辞要求他的父母带着他转院去了另一座城市,他从医院里辞职了。”

“我听说他去了一家残疾人看护中心,我听说他姐姐在看护中心不远的小区帮他置办了一间房子,我听说那边的人们都很喜欢他,还有一个小姑娘说,长大了要嫁给他。我什么都知道,可我不知道,他愿不愿意见到我……”

“今天是我生日,我收到了你,寄件的那个人说,这是顾辞在灾区时打电话托他买给我的,这里面,有我们的名字”陆葭摘下戒指,轻轻抚摸着戒指内侧的一圈刻字:蒹葭寄意,浓墨遣辞。“辞也好,意也罢,都是我们,是我们的爱,顾辞说,生命太短暂,太脆弱,他怕不抓牢我,就再也抓不住了。”

“可是你看,我现在心甘情愿的被他套牢,他却不要我了。”陆葭握着戒指的手猛然攥紧,放在心口处,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“葭葭,你怎么了。”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妇人闻声走过来,抱住了悲伤的女儿。“你放不下他吧?”

“妈妈,你要我怎么放的下一个用命爱我的人?”

妇人轻轻的叹了一声,收紧了怀抱。瓷器喀嚓一声碎掉,会疼的,怎么会只是瓷器……

2017年春节过后的一天,陆葭从医院匆匆回来:“妈,我攒够钱了!我们去找顾辞好不好?”

“我向医院申请了调职去他的那座城市。我问好了,他家隔壁的屋子正在出售,我把它买下来,我们一起住过去。你帮我照顾他好不好?”

妇人看着女儿良久:“只要你想好了,妈妈怎么都答应你。”

顾辞

顾辞熟练的摆好双腿,姿势有些别扭的,一步一步走回自己买的房子。对面的邻居还没睡,屋里的灯泛着暖黄的光。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位大约五十岁的妇人走出来:“小顾啊,今天忙到这么晚?吃饭了吗?阿姨今天煲了汤,你先开门,我给你端点,暖暖身子啊。”

“好,谢谢阿姨。”顾辞送上一个温暖的笑容,摸出钥匙插进了锁孔。“就这样吧。挺好的。”

陆葭

“妈,你送过去了吗?”

“你小声点”妇人看了眼对面门口的顾辞,挥了挥手,阖上了门。“送过去了,小顾又瘦了点,身上有点烟味。我还说了他两句呢。”

“他还是抽烟啊……要是他能不抽烟就好了……”

“闺女,妈问你,你有多爱他?”

“如果他不要我,我守到他要我为止。”门口有脚步声,稍稍一顿,旋即轻轻的走远,喀嗒一声,被关进了另一扇门里面。一个盛汤的瓷盆,在门口孤单单的放着,洗的很干净。

第二天,陆葭下班的时候,对面的住户已经搬走了。

“妈妈,顾辞呢?”

“顾辞找我要了两样东西,搬走了。”

陆葭心头有种莫名的悲伤,她匆忙回到房间,那本随着她来到这座城市的房产证,已经没有了,那对随着她奔波多年的戒指,也都不见了。

后记

我是一个路人,一个……很重要的路人吧。我的职业是一名设计师,顾辞是我发小。

我还记得那次和顾辞一起喝酒,他说,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,名字很漂亮,叫陆葭。他想去表白,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,叫我给他支个招。

我说,年轻的女孩子嘛,你就照着小说,怎么俗套怎么浪漫怎么来,结果这个榆木脑袋选了最老土的烛光晚餐……竟然还表白成功了,也算是个奇迹吧,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。

他们谈情说爱的,让我这为艺术献身的单身贵族十分不爽,我们时不时的出来一起聚一聚,他们请我吃饭,说什么精神损失费,这大概是单身狗粮费吧。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了,有一天结账的时候,顾辞很坚定的敲了我一顿,后来我听说,他在另外一座城市买了一套房子,账户余额清零了。好吧,我理解了。下不为例。

我出差的时候,突然收到顾辞的电话,还是很惊讶的,他不是在灾区吗?那生命战场的节奏,他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?他说他时间很紧,托我帮他买一对婚戒。他说,今天陆葭差一点就离他而去了,他想好了,救灾结束后,他就要向陆葭求婚,这辈子,都要抓紧她。等他从灾区回来,亲自到我家去取,可我没想到,我没等到他的人,只等到了他的电话。
“我是个残废,她很好,我不能拖累她。在她生日那天,把戒指送给她吧,也许是我送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了。”

他拼了命去爱的人,最后还是自己亲手推开了。
虽然顾辞叮嘱我不要告诉陆葭他的一切,可我还是没忍住,一五一十的,从开头,到后来,全告诉了她,并承诺只要她想知道顾辞的事情,随时来问我。这双面间谍,做的我心力交瘁。

三年前,我收到陆葭的消息,得知她搬到了顾辞所在的城市。我想我该“功成身退”了吧?

今天,又是十二月初十。自从他们“分手”后。每年的这一天,顾辞都会叫我陪他去喝酒,他点了一支烟,深吸一口,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,顾辞扯出一抹笑容:“好久没抽烟了,当初……”笑容戛然而止。我转头看向门口,不想再看他僵硬的神色,顾辞啊,你就是呛死在这里,那个爱你陆葭都被你推出了门外,放不下,又何必互相伤害呢?

顾辞拒绝我送他回家,一个人坐在了路灯下,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想起来那句话:软弱的人,爱的最坚强,爱的最悲伤……


*除了男女主人公,所有的人都没有名字,因为爱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。旁人再清楚,也终究没什么话语权。

*最后顾辞带着留给陆葭的所有念想,消失了。当初他留下这些东西,是希望她能记住,有个人曾经爱过她,后来陆葭千里迢迢的追过来的时候,他就明白了。他的爱对她而言,终究是拿的起放不下的束缚,所以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。

*朋友问我开车是怎么把自己腿撞断的……我也不知道,就当他撞隔离带了吧……

*其实他们离he只有一步之遥。为什么be呢,大概就是因为“软弱的人,爱的最坚强,爱的最悲伤”吧。

*关于两座城市,我的私心是从龙城到重庆,两个对我有着非凡意义的城市。从二次元到三次元,也是一段脆弱的爱情从理想的浪漫主义到冷酷现实的落差。爱一个人,就勇敢的,牢牢的抓住她/他,沟通,理解,相信,坚持。

*祝所有人幸福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