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疏影

写自己喜欢的文字,有灵感就会很开心。(*填坑这种事就等短篇完结了再说吧……)

牌坊(三) *he

牌坊(正文+番外 11500+)

我以人格发誓,绝对是he!

五天后,沈家大门挂起了白幡,阖府素服哀思,悼念病逝的沈二公子,过往的行人看着素白的大门,都摇摇头叹一声可惜,好好的一个探花,就这么没了,可惜了沈家书香门第,与人和善,如此福德深厚的人家,也没能保住这天纵之才。沈家公子停灵三日,出殡那天,沿街的牌坊下都站满了送行的人。出殡的队伍行经林家,林家林瑾煦林瑾熙兄妹,同样是一身素白,他们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,一路沉默。

过了那座最大的“罗夫人牌坊”,再往前不过半里便是城门,出了城门往东三里,罗敷河在那边有个渡口,每天都有南来北往的船只停泊,不久前,沈淮瑜就从那里回到了罗城;往西三里,罗敷山下向阳坡,黄土之下,便是沈淮瑜最后的埋葬之所。木匠和帮手把钉好的棺材放进挖好了的墓坑,同辈晚辈的男丁执了铁锹一点点埋好棺材。最后,石匠搬来雕好的青石碑,众人一起将它钉进土里。

沈夫人早就哭的晕过去几回,沈熠之强忍着悲伤,林瑾煦也不知什么时候落了泪,只有林瑾熙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眼睛里也没有什么神采。石匠一锤一锤的钉着,每一下都像敲在众人心上。最后一锤落下,石匠抬起袖子,擦了擦头上的汗,不过抬手放下的功夫,林瑾熙已经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,一头撞在了刚刚立好的青石碑上,速度快到身边的林瑾煦都没能拉住她。

“瑾熙!瑾熙!”不管林瑾煦怎么喊她,林瑾熙都没有一点反应。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城外没有郎中,没有药草,林瑾煦抱起妹妹就往城里跑去,沈淮珏见状连忙叫人去林府报信,自己追着林瑾煦,很快不见了踪影。

林府。林轶收到消息便派人请了全城的最好的郎中,林瑾煦甫一进门,就有人接过他怀里的林瑾熙送到卧房,包扎,诊断,开方,抓药,到底是养在深闺的姑娘家,猛冲过去的力道也到底有限。林瑾熙被父亲勒令待在房中养伤,半个月都不准出门。林瑾煦埋首写下一封长信,“见信速回。”林瑾煦命人快马加鞭地把信送到外出的两兄弟手上。兄弟三人轮流守着林瑾熙,林轶夫妻俩也不时地来看看她。

又五天后,林家来了一群“贵客”,小黄门带着圣旨再次光临,身后还跟着一架华丽的舆轿,林轶面色不喜,抬手拦住了正欲进门的舆轿:“公公这是何意,先前说好了一个月,这才不过十天……”

小黄门挥手打断了林轶的话:“大人这是说的哪里的话,先前陛下准许令爱一月后进宫,是怜恤大人父女情深。如今提前来接人,也是怜惜佳人,罗城如今也是个伤心地,还不如早点离开,也好换个心情。”

林轶气结,心头残存的一点希望也消失殆尽,林轶做了个手势,身后有人会意,正要离开,小黄门猛地喝了一声:“站住!”又转向林轶,“大人莫要使什么花招。”

“我总能帮她收拾些行李吧?”一计落空,林轶又出一计。

“愿与大人同去。”小黄门冷冰冰的接道。

林轶甩袖离座,多年在诗书中浸润的耐心被消磨殆尽,小黄门当真也站起身来,跟着他往门外走去。刚走到门口,一个小厮远远的冲过来:“老爷!老爷不好了!小姐她……小姐她……”

林轶急了:“你说清楚,小姐她怎么了!”

“小姐死了……”小厮的话还没说完,眼前的两人已经不见了。

屋内,林瑾熙静静地躺在床上,身体还是温的,脸色却透着些许青黑,呼吸脉搏全无。郎中来了一个又一个,都是摇着头离开。回天乏术。下人说,是在大家都忙着去前厅接待小黄门一行人时,林瑾熙偷偷跑去了院子里小药房,服下了剧毒的药物,有人说,她一心寻死,旁的人拦不住。

林府也挂上了白幡,华丽的舆轿来了,又原样离开,罗城中流言悄悄散步开来,说是皇上看上了林瑾熙,逼死了沈淮瑜,又逼死了林瑾熙。林家人在三天后,把林瑾熙葬在了罗敷山下,离沈淮瑜不过一里。他们终究不是夫妻,离得再近也还是有距离。

*一鼓作气,冲鸭!!

*不要屏蔽我!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