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疏影

写自己喜欢的文字,有灵感就会很开心。(*填坑这种事就等短篇完结了再说吧……)

牌坊(四) *he

牌坊(正文+番外 11500+)

我以人格发誓,绝对是he!

林沈两家本市罗城名门,经此连番打击后,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门谢客。沈淮瑜头七的那天,沈家举家去了罗敷河,沈夫人说,若当初在罗敷河,沈淮瑜没能回来,或者他根本就没过这罗敷河,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?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。燃尽的纸灰飘进了河里,飘进了草丛里,消散于天地。

林轶和林瑾煦兄弟在林瑾熙死后的第七天晚上,也去了罗敷河,足足喝了三大坛酒,七尺男儿哭的涕泗横流,直到天将破晓,才相互搀扶着回了林府。

林瑾熙死去十天后,另外一个太监来到了罗城,身后跟着一班石匠,为首的赫然是曾住在沈家附近的潘石匠。潘石匠说,他们奉皇上之命,为林瑾熙筑一座贞洁牌坊,要比罗夫人牌坊更大,更气派,林家小姐忠贞不渝,当为世间女子之表率。

三个月后,林瑾熙的牌坊建成,就在林家不远处,林瑾熙和沈淮瑜的故事被坊间流传了诸多不通的版本。有人说,皇上喜欢上了林瑾熙,于是派人把沈淮瑜推进了水里。有人说,皇上在沈淮瑜喝的酒里下了毒,沈淮瑜喝了没几天就死了。还有人说,皇上爱重沈淮瑜的才气,认为林瑾熙阻碍了沈淮瑜为国效力,才用纳她入宫的方式断了沈淮瑜的念想。众说纷纭,故事的真相到底如何,恐怕只有林沈两家才知道了。

与此同时,千里之外的一个山村,一对年轻的夫妻喝下了合卺酒,男子摘下女子头上沉重的凤冠,女子羞怯一笑,从袖中摸出一个蓝色锦缎祥云纹的荷包,交到男子手里。床头一座雕工粗糙的假山静静地立着,主峰上刻着“瑾秀江山”。男子伸手抚过女子喜袍上的金凤,指尖停在凤凰的一双眼睛上,继而大力将女子拥入怀中,就像抱住了最稀世的珍宝。
“金凤得目”
“故人即归”

——完——

*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