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疏影

写自己喜欢的文字,有灵感就会很开心。(*填坑这种事就等短篇完结了再说吧……)

牌坊(一篇假装正经实际上瞎写一通的后记)

最近突然想看看纸质书,于是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本《文化苦旅》,看了第一篇就忍不住写了这个。

这篇文字叫《牌坊》,我想说的,就是合集封面那样子牌坊。从最初立题到最后收尾,我一直都在纠结,我想表达的,到底是什么,这篇文字,又应该叫什么?

初稿给朋友看的时候,她坚定的要求我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,所以有了后面三四千字的赘述,写的越多,遗漏的细节也越多,我能力尚浅,做不到赋予笔下人物灵魂,他们的一言一行,依然是我心里的样子。

林轶身上是文人的克制和软弱,沈熠之身上则是身为父亲的荣耀和担当。林夫人和沈夫人出场不多,因为她们都是被压迫着的女人,眼界不够长久,看不破危机。以林瑾煦为代表的哥哥们就是我心中最好的哥哥,有着为人兄长的冷静,也有着浓浓的亲情和带有浓重少年色彩的儿女情长。沈淮瑜才高八斗,林瑾熙心智坚强,对比上一篇的两位主人公,他们更值得拥有一份爱情,敢想,敢做,有担当,正是我心中青春的模样。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谭工,其实在我心里,我笔下的谭工,就应该是余先生笔下潘木公的样子,也许他也是猜测到了牌坊里掩埋的真相,才选择了远走他乡,但他最后选择回来修筑林瑾熙的牌坊,大概也是为了埋藏真相吧?

其实整个文中有着很多伏笔,比如序章中抱怨的陈三和指责他的士兵。比如突然到访的知府夫人和林瑾熙的奇怪感觉。再比如京城举子中风头无两的沈淮瑜最后差点没进了三甲,还有很多,就不一一罗列了。

最后回到文字本身,如果不是朋友的强烈要求执着坚持,大概也不会有这篇“鸿篇巨制”了。故事会结束在林沈两家的一片惨淡中,也不会有另外一些让我反复思考的东西,更不会有这篇后记。林瑾熙和沈淮瑜其实都活着,也都死了。番外里有写到他们各自改了名字,但在后续篇幅的讲述中依然使用了原名,因为他们讲的还是那个被装进牌坊的故事。当时间继续滚动向前的时候,这两个名字就只存在于旁人的回忆中了。

最后收笔的时候,标题改了又改。最后我想明白了,我想写的,其实不只是一座牌坊,若是简单了说,它只是宣告着一个人的离开,代表他曾经的存在;可若是深了说,就像这故事中的牌坊。它是皇帝不光彩作为的耻辱柱,是林沈二人的爱情悲歌,是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的承载物,是一个时代对思想和行为的束缚,更是一个时代的人们对压迫竭尽全力的反抗。

这个故事我想写的很多,但这样看来,其实只是一个牌坊。

*能力尚浅,没能呈现文字在我心中最好的模样,欢迎大家评价和指正。

*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